哈呀股票网

骖(cān)乘:又作"参乘",陪乘或陪乘的人。

简介: 骖(cān)乘:又作"参乘",陪乘或陪乘的人。

从上次发布的《资治通鉴》解读的反馈来看,感觉效果很不理想,所以从本文开始,做适当的调整。

因为没有传播,就很难写下去的动力。

智瑶《资治通鉴》05 | 智伯:上帝欲使其灭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一、原文,译文及其关键词语的注释。

1、原文三家以国人围而灌之,城不浸者三版。

智伯行水,魏桓子御,韩康子骖乘。

桓子肘康子,康子履桓子之跗,以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也。

2、译文智瑶、韩康子、魏桓子三家围住晋阳,引水灌城。

智瑶巡视水势,魏桓子为他驾车,韩康子持矛居右护卫。

智家的谋士疵对智瑶说:"韩魏两家一定会背叛我们"。

疵说:"我是就人之常情而论的。

我们调集韩、魏两家的军队来赵家,赵氏灭亡,随后灾难必然会降临到韩、魏两家头上。

然而,这两人不但没有高兴的表情,反而面有忧色。

城不浸者三版:版,量词。

沈灶产蛙:沈通沉,被水所没(古文中的“沈”均通“沉”)。

随便说一句,我们学习古文的一个非常有效的途径,就是多学习成语。

魏桓子御:御,驾驶车马。

骖(cān)乘:又作"参乘",陪乘或陪乘的人。

桓子肘康子:肘,用肘触人示意。

康子履桓子之跗:履,践踩,走过:又如,履历(个人的经历;记载履历的文件);履任、履险如夷(走在险峻的地方,像走在平坦的路上,喻身处险境而不畏惧,又喻安全地度过险境)、如履薄冰(身临其境)。

跗,脚背。

子何以知之:这句话是倒装句,子以何知之。

以,凭借;何,什么。

难必及韩:难,灾祸,灾难。

及,连累,有这个意思的成语又如:罚不及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而二子无喜志:志,愿望,又如志愿。

是非反而何:是:这,此:是日。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里我只解读一小段:“智伯行水,魏桓子御,韩康子骖乘...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

智瑶很狂,自我感觉太好,居然让同为国君的魏桓子给他当车夫,让韩康子作为陪乘。

也许智瑶的目的是让两个国君诚服与他,也或许是智瑶为了排场和面子,满足自己的虚荣。

这种情况,在当代的社会也比比皆是。

比如有些官员特别喜欢前呼后拥,喜欢大队的人马在机场迎接他,喜欢闪光灯;而对于好多普通人来说,也是好这口的,也特别享受当大哥的感觉:喜欢在公众场合对朋友指手画脚,喜欢在公众场合驱使别人。

其实,在满足自己虚荣的同时,得罪了别人。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要懂得人性,适当的放低(调整)身段。

我有个朋友,极有教养,和大部分的人都相处很融洽,他说出来的话,很是妥帖。

他家农村,小时候(80年代)走亲戚,如果是到两个姨家,他母亲一定会让兄弟二人穿上过年才穿的新服;但是,如果到姑家,他母亲和兄弟二人则随意得多,甚至母亲会拿出有补丁的衣服穿上。

他有次就问母亲这个问题,母亲的回答是:姨家比我们好,我不希望她们为我们家操心;姑家过得不好,我不希望我们的穿者打扮让她心里面难受。

甚至更进一步,即便你要帮助他人,也是需要照顾对方的尊严的,需要用一个很委婉的方式去帮助。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狂,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谦逊,低调,用更加柔软的身段,效果会更好。


以上是文章"

骖(cān)乘:又作"参乘",陪乘或陪乘的人。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