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证券投资、购买外汇、银行同业业务(同业拆借、同业

简介: 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证券投资、购买外汇、银行同业业务(同业拆借、同业存放、买入反售)等途径,来派生新存款,这些业务都会反映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总资产和总负债等量扩张,或称“扩表”)货币理论上,广义货币量=流通中现金+

格物·资本 seek for capital【格物·货币】是格物资本旗下内容大类目之一“人民币”内容系列从属于【格物·货币】“人民币”系列辅(一):硬核剖析:我国的货币发行与基础货币本文为“人民币”系列 辅助部分(二)本文承接上文《我国的货币发行与基础货币》格物者说:货币派生,就像微生物繁殖,只要将其放在合适的环境中,它就会持续地衍生出新的货币,使得整个经济体中的货币不断扩张、不断膨胀。

当然,其他金融机构(如信托、保险、证券、基金等)也会对货币发行与派生产生影响,但为了便于分析理解,我们在本文中假设前提:我国经济中只有中国人民银行和商业银行机构,不存在其他任何金融机构。

货币派生货币派生,又称为存款派生,是现代银行中一种极为重要的货币现象,它是理解现代信用背景下,货币运行流通的核心。

在这个过程中,前者是派生的基础,被称为“原始存款”,后者是派生的结果,被称为“派生存款”。

货币派生过程是在商业银行之内完成的,依靠银行的“记账系统”和“放贷业务”两个核心要素而实现,这两个要素缺一不可,少一个都无法实现货币派生。

“记账系统”是存款派生的最基本条件,如果没有“记账系统”,银行内部就无法通过存款账户之间的反复资金划转来实现货币派生,所有的交易都只不过是把现金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这些到处流转的现金,总量不变,不会派生出新的货币。

“放贷业务”是存款派生的原始驱动力,银行里存款资金就如水一样,只有流动起来,才能派生出新存款,如果没有“放贷业务”,那银行里的存款都会变成一潭死水,沉淀不动、无法派生。

我们用一个例子来简单说明存款派生过程:任何需要与银行打交道的经济主体(个人、企事业单位、机关或团体等),都需要在银行开始存款账户,不同的经济主体各自开设有自己独立的存款账户。

在没有存款的情况下,B账户需要贷款获得资金,于是向银行申请贷款,银行在扣除法定准备金(假设为20%)后,给B了80元贷款,这80元贷款打到B账户上,B账户就新增了80元存款(派生存款)。

而A账户的存款100元依旧不变,这样,银行总存款就变成了180元(100元原始存款+80元派生存款)。

原始存款货币派生的基础是原始存款,那么什么是原始存款呢?

原始存款,是商业银行在存款派生效应发生之前的初始存款。

我们在前文《我国的货币发行与基础货币》中讲到,人民银行在进行非现金货币发行时,其电子账户的某项数字就会发生变动,而同时,商业银行的电子账户也会同步变动,这个数字变动的过程,既是央行发行货币的过程,也是商业银行原始存款产生的过程。

人民银行发行的货币,并不会都会变成商业银行的原始存款。

其中,一部分现金会进入社会公众,被个人、企事业单位、机关、各团体组织所持有,形成社会公众持有现金(或流通中现金M0);另一部分,则进入商业银行中,以存款的形式被记录在银行的电子账户中,形成商业银行的原始存款。

商业银行的原始存款,在“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负债表”上记录为【资产端-储备资产】,其中包括【准备金存款】和【库存现金】两部分(如下图)。

准备金存款,即商业银行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其含义和【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负债端-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一样,不过,二者实际公布数据并不一样,有细小差额。

我们从原始存款的构成中,可发现原始存款和基础货币的关系:原始存款=商业银行库存现金(C2)+ 准备金存款。

基础货币(B)=社会公众持有现金(C1)(即流通中现金M0)+ 商业银行库存现金(C2)+ 金融公司在央行的准备金存款(只包含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非金融机构在央行的准备金存款(支付机构在央行备付金)。

详细阅读《我国货币发行与基础货币》我们将两个等式对照发现:“准备金存款”和“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二者实际是一种含义,都是指商业银行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因而可看作是等价的(二者实际数据有细微差额,这里对此忽略)。

而“非金融机构在央行的准备金存款”从 2017年6月央行才开始公布,数额相对也比较小,占基础货币比例很低,不足5%。

因而,当我们把基础货币量扣除流通中现金后(B - M0),得出的数值和原始存款量非常接近。

另外,商业银行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存款,可进一步细分为:法定准备金(R-legal)和超额准备金(R-excess)。

所以,进一步地,原始存款=商业银行库存现金(C2)+ 商业银行法定准备金+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

在原始存款的构成中,并非所有成分都会产生存款派生效应。

商业银行的法定准备金,存放在央行存款账户上,被央行“锁定”,不得动用,不能用于放贷,因而也不会派生存款。

而超额准备金(R-excess),虽然也存放在央行账户上,但能被商业银行随时调用、随时放贷(通过央行的转账清算系统来划转资金),它才是真正能产生存款派生效应的成分。

另外,原始存款量会跟随着人民银行新增货币发行而变动,而且其构成成分也会发生相对变动(库存现金一般比较稳定,但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这些变动都会直接影响最终派生出的新存款数量。

派生存款原始存款,经过商业银行的放贷业务后,派生出新的存款,这一过程就是存款派生过程,这种现象就是存款派生效应(或称货币派生效应),前文中已举例介绍过。

派生存款的数量取决于两个因素:一是原始存款量,这是派生的基础,原始存款数量越多,尤其是超额准备金存款量越多,相应地派生存款量越多;二是派生能力,派生能力越强,派生存款量也越多。

影响超额准备金存款量的因素主要有:1,法定准备金率,法定准备金率由央行决定,法定准备金率上调,则法定准备金数量增加,相对地超额准备金数量就会减少;2,商业银行向央行再贷款或再贴现获得的资金数量,新获得的资金都会立即转化为新增的超额准备金(也是央行新增货币发行主要途径之一);3,商业银行库存现金规模,库存现金越多,则相应会压缩超额准备金数量。

影响派生能力的因素主要有: 1,现金漏损,若某经济主体在贷款获取资金后,将一部分资金提取现金持有,而没有全部存入银行账户,那么这些贷款资金就没能全部转化成新存款,而贷款资金和新存款之间的差额就是现金漏损,现金漏损越多,派生存款就越少,即派生能力越弱;2,各经济主体的贷款意愿,贷款意愿越强,则贷款量越多,派生存款量也越多,即派生能力越强;3,商业银行的放贷意愿和约束,如人民银行规定的存贷比(贷款总额/存款总额)限制75%,约束了放贷能力,还有商业银行放贷意愿,这些都会影响贷款量,进而影响派生能力。

我们假设一种情形:商业银行没有库存现金(原始存款=法定准备金+超额准备金),法定准备金率为20%,没有现金漏损(贷款者将全部贷款资金都存入银行),各经济主体贷款意愿很强,商业银行没有放贷约束或限制、放贷意愿也很强,那么此时,存款派生能力就会达到最强,派生存款的数量达到最大。

我们用例子来演示这种情形(如下图):若商业银行有100元原始存款,无库存现金,缴纳20元法定准备金后,剩下的80元超额准备金全可用于放贷,银行将这80元全部放贷出去,这80元立即变成新的派生存款。

这个过程中,法定准备金不断增加、超额准备金不断减少,同时,不断产生新的派生存款,银行的总存款量会越来越多。

最终,当全部可放贷资金(超额准备金)降至0时,法定准备金也相应达到100元,存款派生效应停止,不再有新的派生存款,派生存款的数量已达到最大,总存款量也达到最大。

商业银行放贷业务是存款派生的最主要途径、也是最传统途径,绝大部分的派生存款都是通过银行放贷而创造的。

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证券投资、购买外汇、银行同业业务(同业拆借、同业存放、买入反售)等途径,来派生新存款,这些业务都会反映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总资产和总负债等量扩张,或称“扩表”)货币理论上,广义货币量=流通中现金+银行总存款。

在我国,银行总存款,并不是按原始存款和派生存款分项统计的,而是按照“单位活期存款、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存款、其他存款、不纳入广义货币的存款”来分项统计的。

而且“不纳入广义货币的存款”,意即没有纳入广义货币量中,但被纳入到银行总存款中。

所以,我国的广义货币量(M2)=流通中现金(M0)+单位活期存款+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存款+其他存款。

另外,由于“不纳入广义货币的存款”数额很小,因而M2≈M0+银行总存款,银行总存款≈单位活期存款+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存款+其他存款。

M1即狭义货币,M1=流通中货币(M0)+单位活期存款;准货币=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存款+其他存款。

所以,货币乘数K=M2/B,又可写为:K≈(M0+银行总存款)/(M0+原始存款)≈(M0+原始存款+派生存款)/(M0+原始存款)≈1+派生存款/(M0+原始存款)≈1+派生存款/基础货币。

因而,货币乘数,归根到底不过是存款派生效应下,派生能力强弱的数字化表现。

货币乘数越大,说明派生能力越强,原始存款派生出的存款越多,反之越弱。

我们从前文的分析中可知道,人民银行可完全控制货币发行,从而来完全控制基础货币量,并很大程度上控制原始存款量。

此外,人民银行还可以通过调整法定准备金率,或存贷比限制,直接影响原始存款的派生能力,间接影响派生存款规模,最终影响M2。

商业银行,既无法控制基础货币量,也无法控制原始存款量,这些都只来自于央行的货币发行(货币之源)。

但商业银行可很大程度上控制原始存款的派生能力(银行的库存现金规模,放贷的意愿,证券投资、购买外汇、同业业务的意愿,都可直接作用于派生能力),从而很大程度上控制派生存款规模,并最终影响M2。

社会公众和各经济主体,无法控制基础货币量,但其对现金的偏好程度,会直接决定M0规模,从而间接影响到原始存款量(二者此消彼长)。

另外,各经济主体的贷款意愿,以及在贷款中产生的现金漏损,也会直接影响原始存款的派生能力,从而间接影响派生存款规模,并最终影响M2。


以上是文章"

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证券投资、购买外汇、银行同业业务(同业拆借、同业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