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面对还处于观望状态的倪女士,陶总监侃侃而谈:我们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

简介: 面对还处于观望状态的倪女士,陶总监侃侃而谈:我们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实力雄厚,目前还在不断扩展中;对于小程序的推广,以我们公司的能力和实力,一定能做到全网覆盖,从而提交被服务方小程序的曝光度、知名度,吸引到更多的商家入

如此精心编排的套路,引不少被害人纷纷入套,追加合同期限并支付“运营推广费”,狡猾的话术加上无缝衔接的配合让不少手握小程序、网站、App等网络平台的被害人掉入陷阱。

2019年9月至10月,上海市嘉定区院以涉嫌合同罪对王某甲、杜某、陶某等18人提起。

乙方和丙方本是一家2017年11月,倪女士接到上海一家网络科技公司的电话,对方称他们的主要业务是帮助网站、App、微信小程序做推广,他们通过评审认为倪女士的小程序有很大发展潜力,对她的微信小程序十分感兴趣。

如果倪女士与他们公司合作,他们会运营、维护、推广、招商服务,将该平台做大做强,倪女士不由心动,当年12月底便应邀来到位于上海市嘉定区的这家网络科技公司,见到了该公司运营总监陶某。

面对还处于观望状态的倪女士,陶总监侃侃而谈:我们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实力雄厚,目前还在不断扩展中;对于小程序的推广,以我们公司的能力和实力,一定能做到全网覆盖,从而提交被服务方小程序的曝光度、知名度,吸引到更多的商家入驻赚取利益。

倪女士彻底被说服了,当天就签订了三年的广告平台协议书,支付了9万元的推广费用。

2018年1月,倪女士又接到一个叶姓女子的电话,对方自称在网上注意到倪女士的小程序,而她手上有7家商户想要入驻,问倪女士是否有运营团队。

自然而然,倪女士想到了自己合作的那家网络科技公司,于是她将叶某的联系方式给了陶某,让他们直接对接。

”倪女士暗喜,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陶、叶两人原本就是“一家”,而针对她的圈套才刚刚撒网。

骗子如法炮制,被害人遍布各地没过几天,叶某告诉倪女士,如果想要商户顺利入驻,要将运营年限从三年改成十年,并且一定要在1月26日之前完成,7家商户在这之前就要签约。

倪女士又忙不迭地找到陶某,将三年的合同追加到十年,并支付了21万元。

到了这个地步,倪女士咬咬牙,又支付了20万元的“升级费”。

正在倪女士满心欢喜地等待商户签约入驻时,现实却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叶某从第二天起就失联了。

而他们的遭遇十分雷同,在合作前,该公司给他们的承诺是“对小程序版面进行图文设计、维护、在各大网络平台进行宣传。

”而实际上,所谓的维护、运营仅仅只是制作了简易网页,更新了几张产品图片、简单编辑文字,基本没有变化,更别谈推广和招商了,没有一个被害人的网络平台曾有商户入驻。

借第三方掩饰犯罪终获刑经查,2017年5月至2019年1月,王某甲、杜某等人在上海市嘉定区经营一家网络科技公司,陈某担任公司财务,王某乙担任公司技术部主管。

经杜某与陶某等人对公司业务员进行话术培训,由业务员在互联网上随机搜索并获取被害人联系方式后,虚构其公司能为被害人的网络平台“运营、推广、招商、维护”等服务内容,诱骗被害人至公司。

由业务经理或者团队组长等人负责洽谈,骗取被害人签订合同并支付钱款;后再由公司其他人员冒充第三方招商公司,虚构拥有入驻被害人网络平台的客户资源等事实,诱骗被害人延长服务期限,再次签订合同并支付钱款。

在办案中,官咨询了从事网络技术服务的专业人士,了解到网络技术公司一般靠卖技术服务为主,主要的人员构成应该是技术人员,行政、销售、人事这类部门则不需要太多人。

反观这家涉案的网络科技公司,所谓技术负责人只有王某乙一人,且专业知识不足以应付网络平台运营、推广等服务。

据到案人员供述,该公司仅能进行注册网站、写软文发布、简易美化平台排版等成本极低的操作,根本无法实现对客户的承诺。


以上是文章"

面对还处于观望状态的倪女士,陶总监侃侃而谈:我们公司是香港上市公司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