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一生都为精工工作的中村恒也1968年精工不止是在纳沙泰尔出了风头,

简介: 一生都为精工工作的中村恒也1968年精工不止是在纳沙泰尔出了风头,又在日内瓦天文台比赛再闹了一波。

前几篇文章简单讲了瑞士钟表发展的过程,一直聊到了19世纪末,有兴趣的表友可以翻看一下。

一直到上世纪20年始,也就是一战之后,欧美市场上的风向标就开始变了,人们都慢慢喜欢上了手表(或者称腕表),怀表渐渐的不受人的欢迎了。

到了40年代末,随着二战结束,深受军事风格影响的钟表制造业中,手表的制造量已经占据了整个成表出货量的80%以上。

由于手表的需求量越来越旺盛,整个瑞士包括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制表业显得俞发的欣欣向荣。

Neuchatel天文台比赛证书在1968年之前的每年1月份,瑞士钟表业的大佬们都会处于一种令人不安、局促、紧张的状态之中。

在19世纪末,当时的瑞士还并不是世界上独大的制表龙头,而是和德国、法国与英国一起并驾齐驱。

从瓦特的蒸汽机革命之后,在航海、铁路贸易大幅增加的刺激下,钟表,特别是航海钟、铁路钟的需求大为增加,有着众多的品牌的市场上缺少一个第三方证明谁家的钟表更准确,在这样背景之下,天文台计时认证与计时比赛从19世纪就开始扮演着这样一种裁判的工作。

纳沙泰尔天文台认证证书天文台计时证明其实最早在1823年的英国就已经出现了,当时也只是为了英国的航海钟校准服务。

不过到了20世纪的50至60年代,天文台比赛已成为了当时钟表的军备比赛!

泰丁顿天文台授予劳力士的A级证书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时的PP、AP、JB、欧米茄、真力时、浪琴、劳力士等厂商用都很热衷参与这样的游戏。

Neuchatel纳沙泰尔天文台当时的天文台竞赛虽然打得火热,但还只是欧洲人自己关着门在玩。

直至1968年,日本人带着Grand Seiko(当时还和蓝冠狮没什么关系,但蓝冠狮和第二精工舍有关系,这个说来话长,在此略过)机械表参加了纳沙泰尔天文台比赛,一举获得了A组的第二、四和第八名。

很多传记都是描述为当时的精工带着石英表一举夺得天文台比赛的冠军,这是不正确的。

世界上首枚石英表还是瑞士人先做出来的,而在这一年日本人还没有将石英表正式生产出来。

1968年参加比赛的精工表由于当时负责设计Grand Seiko的中村恒也还在第二精工舍主持工作的时候,一直发誓要让他设计制造的机械表超过瑞士产品。

所以,在纳沙泰尔1968年的比赛中并没有石英表参加的身影,当时1968年A组的第一名还是欧米茄的751机芯,这枚机芯还被装配在星座里。

一生都为精工工作的中村恒也1968年精工不止是在纳沙泰尔出了风头,又在日内瓦天文台比赛再闹了一波。

因为瑞士人已经有了最新的石英表,而为了防止精工的机械表盖过瑞士表的风头,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来阻止日本人。

Bata21试装表果不出然这一年日内瓦天文台竞赛的前三名被瑞士CEH电子钟表中心eta21试装表保住了,精工表只拿到了第4至第10的名次。

考虑到来自精工的威胁以及石英表对于机械表所带来的影响,再加上几百年来机械钟表制作的传统,终于让瑞士做出了暂停各类钟表的天文台竞赛的举动。

从这1969年一直到1985年,被称为瑞士钟表业称为最黑暗的历史已经打开了帷幕。

L800航海石英钟机芯在1963 年,浪琴公司就已经设计出一款用于天文台竞赛、以一节1.35V汞电池供电的专业机电机芯L400;到了1965年浪琴推出适用于航海钟的石英电子机芯L800;1969年浪琴发布了Ultra-Quartz的原型机芯。

0浪琴当年与CEH合作研发石英机芯石英表的原理是在石英晶体上通入电流,使其发生晶体振动,然后利用放大电路放大这种振荡,代替了传统游丝摆轮发生了震动。

由于振动的频率越高走时便会越稳定,石英的振动频率相比较传统机械结构发生的振动频率要高许多,现在常见的机械表的振动频率每小时一般在21600VPH至28800VPH之间,而石英表在最初发明时振荡频率为8192次/秒(Hz),至了1971年芝柏定义了石英表振荡标准为32768Hz,相比较机械机芯这种频率高了万倍以上,误差也可以做到每年只相差几秒。

1969年浪琴首款石英机芯遗憾的是,瑞士人虽然发明了石英技术却没能将它发扬光大。

由于时代的局限性,瑞士人没有想到在当时需要解决的电力问题,现在的纽扣电池已经做到2年甚至更久才需要更换一次;也没有料到80年代以后电子产品和电脑时代的到来对石英表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做了400多年机械钟表的瑞士人害怕石英表影响到机械表的市场份额,让他们不仅仅丢失工作更可能把祖宗传下来的技术也丢掉。

在中村恒也的大力倡导下,精工50年代末就开始发力于石英技术。

但是受限于当时的技术,石英表的尺寸和电池这两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中村,表的尺寸做小了,电池也得小,这样电池的能量很快就会耗尽;但尺寸不变小,那就是钟而不是表。

Seiko Quartz Asrton眼看瑞士人在1969年就已经拿出来试制的成品表,精工的老板给中村恒也下了一个死命令,令他必须在1970年将石英表上市销售。

终于在69年的年末研制出微型频进电机,在当年的圣诞节推出世界首枚正式销售的石英手表,Seiko Quartz ASTRON。

随后浪琴在1972才正式将Ultra-Quartz机芯量产,但已经落后精工2年的时间。

最终上市的精工ASRTON石英表的售价高达45万日元,在和瑞士人较量的取得先机后,诹访精工舍继续改进产品,后续在1971年推出ASRTON 38SQ。

同时,的第二精工舍也于1970年推出石英表,起始型号为36SQ。

现在我们都对石英表抱以廉价的感觉,但是在当时的精工、瑞士人的眼中,石英表纯粹是为了提高手表走时精度而开发出来的产品,和机械表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由于制造成本高昂,产量也少,在1971年之前精工的官方统计目录中都没有把石英表计入在内,因为只有不到3000枚,可以忽略不计。

精工的想法可以说还是比较超前的,在60年代就开始琢磨机芯的自动装配方法。

到了1968年,日本经济产业省给予精工资金支持,用于开发月产10万枚以上的自动装配线。

从那时起,精工石英表的产量与日俱增,在1975年的年产达到170万枚,1990年后年产更是超过1亿枚。

相比尚未实现石英表自动化批量生产的瑞士同行,精工凭借技术革新的优势,将石英表的售价控制在100至200美元间。

为了快速将市场打开,占领瑞士人的市场,控制整个行业的产业链,精明的日本人并没有对石英机芯的技术专利进行保护,而是将相关的步进电机、线路设计等专利免费开放给行业使用,这样一来迅速的培训出来很多小弟,比如在70年代的中后期日本西铁城以及80年代崛起的卡西欧,后来一些瑞士品牌,欧米茄、劳力士等等也都使用过日本人的专利生产石英表。

由此以来,精工的很多技术标准要求在后来成为世界范围内的行业标准。

对瑞士制表业进行打击的并不仅仅只有石英技术,在1978发生的石油危机导致的全世界经济衰退也对瑞士制表业进行了严峻的考验。

当时的美元兑瑞士法郎大跌,导致瑞士产品出口价格高涨,而另一方面进口的贵金属与钢材价格却在上涨。

瑞士机械表在涨价,日本的石英手表款式丰富,功能多种多样,价格却很便宜。

瑞士三分之二的钟表工业岗位消失,超过一半的钟表制造公司不幸破产,大量的瑞士品牌破产和消亡,瑞士钟表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由43%下降到了不足15%。

也就是在这一段时间,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很多手表品牌也基本上停止了传统机械表的生产,乃至破产。

在二战之前日本人的钟表产品都是默默无闻,也未曾出过什么经典产品。

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后,日本的钟表制造业呈现赶超瑞士的势头,原因在于自二战结束后,在美国的主持之下,工业制造业以及新兴的电子产业开始向亚洲国家,主要是日本转移。

到了上世纪70至80年代,日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实力的经济体,在电子、汽车以及工业制造方面的多个领域甚至可以和美国一较高下。

随着日本经济的增涨,日本国内劳动力成本大增,相关的劳动技术密集型产业,特别是电子产业,随之开始向亚洲其他地区转移,后续在80-90年代造就了香港、新加坡、韩国和台湾这样被称为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强势地区。

在人力成本优势下, 亚洲逐步成为世界的制造业中心。

从1969年至1985年,这近16年的时间里,随着日本人将不同功能、款式的石英表、电子表源源不断的投放到各个国家,产品价格也在不断的下降。

在这样的环境下,瑞士传统的制表业在黑暗中经历着史无前例的低迷期。


以上是文章"

一生都为精工工作的中村恒也1968年精工不止是在纳沙泰尔出了风头,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