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广州、泉州的城南都有这种蕃坊,的蕃坊则在城东

简介: 广州、泉州的城南都有这种蕃坊,的蕃坊则在城东,蕃坊还办起了“蕃学”。

看到文章标题,闽南特别是泉州的朋友一定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说到宋代对外贸易的方式,一是边境上与辽、金、西夏、大理等邻国的贸易,二是海外贸易。

西夏崛起,影响了中原王朝通往西域的传统商路,再加上中国经济重心慢慢南移,以东南沿海港口为依托的海外贸易在宋朝也就顺势壮大了。

宋代全球领先的航海技术和造船业,为海上贸易的繁荣创造了条件。

特别是宋代造船业,当时绝对世界领先,已能制造出在不同自然环境下、具有特定性能的船舶。

比如,按行驶区域看,有河船和海船;按用途分,有客船、漕船、渔船和战舰;以船型分,有尖底船(海船)、平底船(河船)和车船等;以规模分,则有载重数千石至万石的大料船、一二千石的中料船和数百石的小料船。

泉州后渚出土的宋代古船能体现造船业水平的当然还是远洋海船,指南针在海船上的应用和推广,密封隔水舱技术的发明,都是重要的标志。

大型海船建造基地主要集中在浙江的明州(宁波)、温州、台州,福建的福州、漳州、泉州,以及广东的广州和雷州。

不过一般说来,官府直接派人到海外贸易的情况并不多,因此私营是海外贸易的主要形式。

在私商贸易中,有一种是权贵与官僚派人出海经营,以满足自己牟取暴利的需要,但元丰三年(1080年),北宋制定过一个市舶法(据说是中国最早的外贸法),其中规定不允许官僚权贵本人出面,所以只能私下委托他人进行。

虽然有财力置办大型海船的只能是富贵大户,但小商人也不是没有办法介入海外贸易:他们可以出资在大商人的海船上以“分占贮货”的方式出海贸易,一人租下数尺见方的面积,下面放货物,晚上在货物上面睡觉。

与宋代有直接或间接外贸往来的国家或地区,从唐代的三十余个增至六十余个,从地域上来讲大体可分为五块:一是中南半岛诸国,如交趾(越南北部)、占城(越南南部)、真腊(柬埔寨)和暹罗(泰国)等;二是南洋群岛,如摩逸国(菲律宾群岛)、三佛齐(苏门答腊)、渤泥(加里曼丹)等国;三是印度半岛及邻近国家,如锡兰(斯里兰卡)等;四是波斯湾、阿拉伯半岛及其以西诸国,最远到达地中海和东非海岸,如麻嘉(今沙特阿拉伯麦加)、层拔(今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等国;五就是东亚的高丽和日本。

宋朝在外贸港口设立市舶司加以管理,先后设立市舶机构的港口包括广州、、明州、泉州、密州板桥镇(山东胶县)、秀州华亭县(上海松江)、镇江、平江(江苏苏州)、温州、江阴军(江苏江阴)、秀州澉浦镇(浙江海盐)和上海镇(上海市)。

其中以广州、泉州和明州最为著名,是宋代三大外贸港。

丝绸画:刺桐古港南宋以后,由于朝廷南迁,而泉州既没有在宋金战争中遭到破坏,又接近中心(),加之南方经济的高度发展,各种综合因素使泉州港逐渐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贸易额超过广州,成为中国第一大港。

元祐二年(1087年),泉州设市舶司,其作为东海航路与航路交会点上重要贸易港的地位日渐凸现。

泉州市花:刺桐在十三世纪初以前,大食(阿拉伯)、波斯、占城、高丽等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常来泉州贸易。

海外贸易中,进口商品在北宋前期不过五十种,南宋已增到三百余种,可分香料、珍宝(珍珠、玛瑙、象牙、犀角等)、药材、矿产(水银、硫磺等)、染料和木材等几大类。

由于外来商品以香料为主,输出商品以绢帛和陶瓷为主,中外学者把当时的海上商路称为“香料之路”、“海上丝绸之路”或“陶瓷之路”,泉州也自然成为海上丝路的起点。

海外贸易不仅使获得了巨额的收入,市舶岁入从宋初的三十万贯上升到南宋时期的二百万贯,也为海外各国的文明进程施加了中国影响力。

随着海外贸易的繁荣,在各外贸港口形成了规模巨大的蕃货市场,称“蕃市”,一般设在蕃商聚居的“蕃坊”(也称“蕃巷”)里。

广州、泉州的城南都有这种蕃坊,的蕃坊则在城东,蕃坊还办起了“蕃学”。

据仁宗景祐年间的官员报告,广州每年都有蕃客携带妻儿前来居住,甚至购买田宅,与当地人杂居,突破了蕃坊的限制。

这些蕃客“富者资累巨万”,南宋泉州有一个名叫佛莲的回回商人,死后仅留下的珍珠就达一百三十石。

阿拉伯商人为泉州带来了伊斯兰教这些蕃客在泉州、广州等海港城市安家落户,长育子孙,以至泉州有“回半城”、“蒲半街”的民谚。

泉州、广州和都有专门安葬终老中国的蕃客墓地;广州的蕃人冢累累数千座,都南首西向,朝着故国;泉州有不少“蕃客墓”保存至今,成为当时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以上是文章"

广州、泉州的城南都有这种蕃坊,的蕃坊则在城东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