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2017年3月份开始,新湖财富

简介: 2017年3月份开始, 新湖财富,恒天财富作为募集方,陆续发行了由“北京醒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醒澜)和“深圳市前海梧桐母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梧桐)作为基金管理人共同管理的契约型基金:醒桐合投基金1

这些投资人,包括很多未通过新湖但通过恒天财富和钱景财富拿出真金白银的投资者,都购买了科尔沁牛业股权项目相关基金。

2017年3月份开始, 新湖财富,恒天财富作为募集方,陆续发行了由“北京醒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醒澜)和“深圳市前海梧桐母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梧桐)作为基金管理人共同管理的契约型基金:醒桐合投基金1号私募投资基金(下称醒桐合投)。

产品结构图如下——这只基金的管理费和认购费都由北京醒澜赚取,投资人的认购款缴纳至醒桐合投这只契约型基金以后,大概率是为了税收的筹划,醒桐合投再嵌套一层有限合伙企业,投入到科尔沁牛业。

据投资人透露,前海梧桐既不实际参与管理,也没有募集的产品投入科尔沁牛业,但是基金管理人拉上了前海梧桐这种知名PE机构,无疑是为基金的募资增加了强大的管理能力背书。

科尔沁牛业这家位于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贫困县的明星企业本来是当地的“镇县之宝”,扶贫标杆。

而且从被包装成明星企业在数家财富公司融资,到经营情况急转直下,暴雷债务频发,才一年的时间。

根据产品说明书显示,当时新湖财富对整个牛肉行业的前景是很看好的。

肉牛养殖的成本包括种牛、饲料、疫苗药物、水电和人工成本等,一般不同品种的肉牛种牛价格也不同。

纵观国内外牛肉品牌企业,由于处在“牛周期”的风口上,经营业绩表现都十分抢眼。

但同为站在风口上的企业,科尔沁牛业自2017年融资以后,企业马上爆发这么大规模的债务危机,根源就在大股东李和对公司的经营治理上。

根据企查查公开数据显示,自2015年开始,科尔沁牛业大股东已有数笔资金成本极高的民间借贷,如今均难偿债,都在走司法程序。

在通过新湖财富等资管公司融资时,科尔沁牛业的资产负债率就已经高达72%,且应收账款逐年递增,2013-2016年的应收账款分别为3.6亿、4.7亿、5.1亿;其他应收款从2013-2016间也居高不下,分别为4.16亿、4.47亿、4.49亿,两个应收款项在2016年合计超过10亿元,同时有这么多民间借贷存在,表外借贷还不知有多少。

且科尔沁牛业的应收账款都是沃尔玛、麦德龙、等大型商超和京东、唯品会等大型电商平台,账期短则3个月以上,像京东这种电商平台的账期一般都要超过半年,但是新湖的宣传资料里宣称其60%-70%都为经销商现款现货,应收款账期只有3个月。

如果真是这样,怎么还会有这么高的应收帐款,真的是有点自相了。

在企业资产负债率持续居高不下,资金链明显捉襟见肘的时期,还去募集资金投资企业;且IPO的审核标准一般行业的企业负债率在30%-50%,有些行业会放宽到60%,而70%是发审委普遍认为的警戒线,除金融和航空业外,超过这个负债水平的企业,发审委会相当警惕其财务风险,新湖、恒天财富等金融机构凭什么相信其可以上市,难道不担心大股东借新钱还旧债吗?

据投资人向花朵财经研究院爆料,科尔沁牛业投入17.2亿元开发建设了其位于科尔沁左翼中旗的产业园,目前产业园已处基本搁置的状态,这些借款的暴雷有一部分原因恐出自这个产业园的开发。

新湖财富发行的这款产品募集总规模为1个亿左右,存续期是三年,目前已经逾期,恒天财富发行的同款产品募集规模也在一亿以上,将于明年到期。

另一家财富管理公司钱景财富发行的这款产品,从募集说明书来看更是漏洞百出,好多销售人员连基金从业资格都没有,却为科尔沁募集了整整2.2亿,真是要惊叹该机构员工的销售能力。

近些年,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的崛起,给市场带来了大量的“活水”,也带来了不可忽视的风险。

有的三方财富,风控根本形同虚设。

曾有业内人士向花朵财经研究院透露,新湖财富只要“返点”给的足够高,哪怕是纯债权类的产品,没有任何抵质押,一部分相关领导也敢接你这个项目销售,并不见得进行尽职。

目前针对科尔沁牛业的这个产品,新湖财富还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

投资人以后在投资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不要尽信销售的“巧舌如簧”和整过容的产品推介书。

股权投资的项目,大股东就算承诺回购也要看其是否真的有回购能力;是否针对回购承诺了个人名下的资产做抵押;没有强有力的增信措施,大股东的兜底就是废纸一张。


以上是文章"

2017年3月份开始,新湖财富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