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这也是为什么蒙牛一直以来对妙可蓝多青睐有加,正是看中其作为国内“奶

简介: 这也是为什么蒙牛一直以来对妙可蓝多青睐有加,正是看中其作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强势品牌力。

12月13日晚间,连续停牌5日之久的妙可蓝多总算敲定最新定增方案,公司拟以29.71元/股的价格向内蒙古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行总数不超过1.01亿股的股票,合计金额不超过30亿元,且全部由蒙牛以现金方式认购。

方案特别指出,假设按本次非公开发行数量上限计算,发行完成后,蒙牛对妙可蓝多的持股比例将从原先的5%上升至23.80%,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由柴琇家族变更为蒙牛。

▲之前的妙可蓝多股权分配情况将发生改变,蒙牛将取得控股地位。

本应该在2020年3月先通过小部分定增扩股至8%后,再进一步获取妙可蓝多控制权的蒙牛,8月份意外反水,终止定增。

现如今以高出当初一倍左右的定增单价直接拿下控制权,足见蒙牛对妙可蓝多实难割舍的收购之意。

2020年,本是蒙牛“营收与市值双双破千亿”目标的兑现年。

如今,蒙牛乳业(02319.HK)的市值早已在2018年便突破千亿并稳居不下,唯有营收不甚乐观。

赶巧,死对头伊利也到了2020年营收破千亿的关键时期,两者逾百亿元的营收差距,更成为扎在蒙牛心上的一根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无冕财经,“因为二者目前从整个产品布局等方方面面来看都基本一致,但关键的差距就在于体量。

”对比蒙牛与伊利历年财报数据可见,二者的产品布局及单向业务线的增长趋势,基本代表着过去十几年中国人在乳制品行业的消费变化。

从常温液态奶、巴氏鲜奶、奶粉再到低温酸奶,二者的布局时间、产品上新等不相上下,但偏偏每单拎出来任何一项品类,蒙牛皆败给伊利一筹。

尽管蒙牛、伊利现如今都可以称得上是家喻户晓的大众品牌,但从二者历年的营销花费以及其在营收中所占比例、应收应付账款等数据来看,还是能比较出细微的品牌力差别。

尤其在2019年,在伊利大幅缩减营销费用增速至7%的情况下,仍能保持14%的营收增长,总收入突破900亿元,同时进一步拉大与蒙牛的营收差异至110亿元。

这也是为什么蒙牛一直以来对妙可蓝多青睐有加,正是看中其作为国内“奶酪第一股”的强势品牌力。

2019年下半年,一曲改编自《两只老虎》的广告开始循环洗脑播放于各大写字楼及住宅楼的电梯间内,妙可蓝多迅速出圈,将“儿童奶酪”的概念植入数千万计家长心中。

自此,凭借着爆款大单品奶酪棒,妙可蓝多业绩一飞冲天,成功进入蒙牛的视线。

布局奶酪但没成想,2020年1月经小规模投资后,蒙牛才发现妙可蓝多实际上问题重重。

“整个公司治理结构存在很大问题,这让有国资背景的蒙牛集团不得不慎之又慎,”朱丹蓬表示。

因此,8月的突然终止定增,实际上是蒙牛在为自己肃清妙可蓝多内部的管理问题争取更多时间。

据公开资料显示,8月24日终止定增公告出具后,妙可蓝多再未出现高管减持现象,而此前参与过柴琇家族违规侵占上市公司资产的公司董事、副总兼财务总监白丽君,也在4月提交辞职申请,由“蒙牛系”罗彦补位。

除此之外,据时代财经援引知士透露,柴琇未来也会退出妙可蓝多,只继续负责奶酪的上游链,而蒙牛则全面负责品牌、研发和渠道等。

即便如此,收购妙可蓝多对蒙牛而言也绝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未来三年,奶酪和低温产品将是中国乳业的一个新空白点及主要增长引擎,现在来看,蒙牛在奶酪方面的布局确实是先于伊利的。

“盲人抓鱼”毋庸置疑,蒙牛希望妙可蓝多成为下一个如君乐宝一样优秀的投资标的。

2010年,蒙牛以4.7亿元的价格收购君乐宝51%的股份时,君乐宝作为河北第一大区域乳企和国内第四大酸奶生产商,营收刚过12亿元。

历经过去近十年双方在市场的协同作用,以及近年来低温酸奶与婴幼儿配方奶粉行业的迅速增长,至2018年,君乐宝整体营收已超130亿元,其中为蒙牛贡献收入及利润分别高达13.6%和10%。

2019年,蒙牛财报中未公开君乐宝对营收的影响,但据君乐宝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25%,即162.5亿元。

若去除股权交割前十个月君乐宝对公司业绩的贡献,蒙牛与伊利上年的营收差距进一步拉大。

相比此业绩体量,目前妙可蓝多仅20亿元的规模营收实在不值一提,但巨头们纷纷押注奶酪赛道确实让市场对蒙牛多了些许期待。

因此,此次收购也是资本“骂”得最轻的一次。

蒙牛近几年的“买买买”战略一直被质疑,特别是自2016年卢敏放出任公司总裁后,公司的对外收购速度明显加快。

如现代牧业、圣牧高科、贝拉米、LDD以及如今的妙可蓝多,皆出自其手。

“这主要还是源于蒙牛的管理层动荡,频繁变更使收购成为公司赶超业绩的主要手段”,上述行业人士向无冕财经表示,伊利的管理团队爆款董事长兼总裁潘刚,都是一路从公司基层上升而来,均为公司效力至少十年以上,而蒙牛自2011年宁高宁时代以来,公司董事长职务已更换四任,而卢敏放也并非土生土长的“蒙牛人”,而是从雅士利调任而来。

频繁的收购被外界戏称为“盲人抓鱼”,其中现代牧业与圣牧高科因为同为港股企业,还被市场质疑其收购的目的主要在于“其有利于蒙牛在港股市场讲乳业全产业链布局的资本故事”。

2019年,蒙牛又斥资70亿元拿下贝拉米,该品牌为澳洲网红品牌,因其代工模式和产品质量等问题备受质疑,市场对蒙牛“盲目收购”的言论再起。

不仅如此,上述行业人士认为,“盲目扩张难免会分散部分主业精力,这可能也是造成蒙牛与伊利差距越来越大的原因。

”有了之前的对比,此番收购妙可蓝多,市场给出的反应要积极得多。


以上是文章"

这也是为什么蒙牛一直以来对妙可蓝多青睐有加,正是看中其作为国内“奶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