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落实速度换挡、动力转换、创新等关键举措

简介: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落实速度换挡、动力转换、创新等关键举措,把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落实在国家发展的各领域和全过程。

党的五中全会提出,我国已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

经济工作会议在部署今年经济工作时也再次强调,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落实速度换挡、动力转换、创新等关键举措,把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落实在国家发展的各领域和全过程。

转向高质量发展必须速度换挡经济增速高低并不反映经济实力的强弱,财富存量也不等同于财富生产力。

一个国家进入工业化后期,不应再纠结GDP增速,而应将重点放在提高财富生产力上,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今年是我国实施“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

早在2014年,他就作出了中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要判断。

而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经济增长速度换挡,将原来的“高速”调整为“中高速”。

这是说,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增速放缓是客观规律。

事实上,西方工业国家的现实已印证了这一点。

20世纪50年代,美、日、德、法等国家的年均增长率分别为4.2%、8.8%、9.1%、4.8%;而21世纪的前10年,则分别降至2.1%、1.5%、2.1%、1.2%。

若仅就当期看,这样讲当然是对的。

要知道,不同时期的增长速度,其高低并不具有可比性,而且做这种比较很容易给人造成“追求高速度”的误导。

若论增速,2019年明显低于1992年;可从增加的产值看,1992年仅增加3800亿元,2019年却增加了近6万亿元。

可见,不同时期的经济增速,与一个国家财富存量(经济实力)并不是一回事。

他说,财富生产力好比果树,财富则是果树结出的果子,财富生产力要比财富存量重要得多。

根据李斯特的观点,一个国家的总产值(GDP)可看作一国的财富存量,而财富的市值,则取决于该国的财富生产力,即财富创造收入的能力。

举个例子:现在甲、乙两人,分别购置了100万元的机器。

从资产存量看,他们的财富都是100万元。

同样是100万元的资产存量,可由于财富生产力不同,市值却大不相同。

分析至此,对我们应有三点启示:第一,经济增长速度放缓是客观规律,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不应再追求高速度;第二,增长速度的快慢并不反映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强弱,所以不必纠结增长速度,也不必拿增长速度作纵向或横向比较;第三,一国财富生产力比财富存量更重要,因此发展经济的重点是提高财富生产力,而不是追求GDP数量。

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转换动力受国内资源环境和国际环境变化的约束,高质量发展必须转换动力,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

为此,应加快推进产业向全球产业链高端延伸,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前面我们分析,一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要将重点放在提高财富生产力上。

毋庸讳言,在过去高速增长阶段,我国经济主要靠投资、出口拉动;而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后,则应主要依靠创新驱动,通过动力变革,推动经济质量变革与效率变革。

我认为理由主要有二:一是受国内资源环境约束,以往高投入、高能耗、高污染的传统生产方式已难以为继;二是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国际上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抬头,那种主要靠出口拉动经济的发展方式也已难以为继。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经济要转向高质量发展,我们别无选择,必须转换发展动力。

纵观世界经济史,有一个带有规律性的事实是:谁占据了科技创新的制高点,谁就能成为经济强国。

我们知道,英国是工业革命的故乡,一战前一直号称为“世界工厂”,可到20世纪初却被美国赶超;二战后日本迅速崛起,经济总量超过了德国。

美国和日本取得成功的原因虽多,但归根到底是美国引领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新技术革命;而日本也高度重视科技创新。

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我国已具备高质量发展的基础条件。

从生产供给看,我们具有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从消费需求看,我国有14亿人口,人均GDP达到了1万美元,中等收入群体已超过4亿人,规模居全球第一。

可同时也要看到,我国目前尚处于全球产业链、链的中间位置,一些关键核心技术产品仍高度依赖进口,高端数控机床、芯片、光刻机、操作系统、医疗器械、发动机、高端传感器等还存在“卡脖子”的问题。

特别是在当前特殊形势下,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和产品不仅难以引进,而且以前能引进的现在也变得困难重重,甚至出现了断供。

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党的五中全会强调,“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而在此之前,习总书记已经提出了新发展理念,其中第一个就是“创新发展”。

”高度重视创新,原因是创新在我国高质量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强调指出,“十四五”时期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我们知道,当前我国存在的内需不足问题,主要是供给结构和质量不完全适应需求引起的。

有鉴于此,提出要“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以创新驱动、高质量供给引领和创造新需求”。

中外实践表明,供给侧一旦实现成功的性创新,市场就会以波澜壮阔的交易生成进行回应。

由此可见,创新对扩大内需也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外从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角度看,对我国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加快推动产业向全球产业链的高端延伸,尽快进入研发设计、链管理、营销服务等高端环节,主导重构全球创新链、链。

而要达到此目的,就应该加大关键核心技术的科研攻关,抢占全球技术创新制高点。

只有坚持自主创新,让科技自立自强,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被人“卡脖子”的问题。

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创新推动创新应重点打通“两公里”:打通“最先一公里”,要改革投资,集中财力,加大对基础研究、“锏”技术、性技术创新的投入;打通“最后一公里”,则应完善并落实科技人员收益分享机制,促进科技成果转化高质量发展要靠创新驱动,那么创新靠什么推动呢?

习总书记早就讲过,科技创新、制度创新要协同发挥作用,两个轮子一起转。

在谈到科技创新与改革的关系时他指出:“如果把科技创新比作我国发展的新引擎,那么改革就是点燃这个新引擎必不可少的点火系。

”其意思很清楚,科技创新要靠制度创新推动。

制度创新当然要坚持问题导向,就当前我国科技来说,最突出的问题是财政投入过于分散。

根据中国的实际,投资创新应重点打通“最先一公里”,即核心技术创新。

所谓核心技术,是指基础理论研究、“锏”技术、性技术等。

对重点投资核心技术创新,习总书记指出:“在这些领域,我们同国外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如果能够超前部署、集中攻关,很有可能实现从跟跑并跑到并跑领跑的转变。

”之所以要投资核心技术创新,从经济学角度讲,因为的职能是公共品,而核心技术成果就是公共品。

“锏”技术虽不属于基础理论研究,可此类技术研发事关国家公共安全,而且不以营利为目标,这就决定了此类技术创新成果也具有公共品属性;而性技术创新一旦成功,不仅可推动国内产业实现性升级,而且能整体提升国家竞争力。

然而此类创新投资大、风险也大,所以需要国家投资支持。

针对此现状,我们必须要打通“最后一公里”,阻碍产业化的“篱笆墙”,疏通应用基础研究和产业化连接的快车道,促进创新链和产业链精准对接,加快科研成果从样品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化,把科技成果充分应用到现代化事业中。

当时美国法律规定:联邦资助研发的技术专利,归联邦所有;专利权转让收益也归联邦。

可见,科技成果转化与科技人员的利益相关。

2007年,我国修订了科技进步法,将专利权也下放给了科研院所;2015年又修订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规定“对完成、转化该项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和报酬”。

“十三五”规划纲要进一步提出,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提高科研人员成果转化收益分享比例。

党的五中全会进一步强调,构建充分体现知识、技术等创新要素价值的收益分配机制,完善科研人员职务发明成果权益分享机制。

可以说,我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相关制度已经确立。

推动科技成果转化,关键是要将利益分享机制落实到位,从而以更好的制度创新推动科技创新,进而带动整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以上是文章"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落实速度换挡、动力转换、创新等关键举措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