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第二,如果说英国积累起来的货币财富多半转化为开办手工工场的资本

简介: 第二,如果说英国积累起来的货币财富多半转化为开办手工工场的资本,那么在法国,这些财富则多半转移到国债方面,成为资本,以致在十六、十七世纪时,法国资产阶级中就已出现了食利者阶层。

引言在法国封建社会末期,由于商品经济的发展,仍然产生了资本主义因素。

十六世纪,工业中的资本主义关系就已发萌,只是因为封建制度的阻挠,所以拖到十八世纪下半期才成长起来。

法国也不例外,到十八世纪时,已是仅次于英国的商业殖民强国,拥有庞大的商船队和舰队。

因构成基本群众的农民几乎什么也不买,市场十分窄狭,只有贵重奢侈品如天鹅绒、锦缎、花边、磁器、化妆品等等在那里流转,专为贵族阶级服务。

商业资本的活跃和发展,不仅为工业准备了资本,而且刺激了工业发展。

十六世纪时,随着商品经济发展的要求,资本主义分散的工场手工业的萌芽形式在法国的农村出现,城市包卖商通过家庭手工业使农民为他纺棉纱、织造毛麻织品、花边、陶器等等商品。

有的农民为了生产商品,也使用工人,一般用管饭来代替工资。

这种分散的工场手工业,主要集中在城市周围的农村里。

在城市里,则出现了比较发达的工场手工业形式。

十七世纪时,法国的城市虽然在很大的程度上还保存着中世纪的性质,但因经济上的深刻变化,城市手工业行会已无力阻止手工业者的两极公化。

富有的行东把定货分给别人去做,或扩大作坊,雇用越来越多的“帮工”和“学徒”。

当时,这种雇用十名到二十名工人的手工作坊,已属常见。

那时也出现了一些有几十名工人的企业,但大规模的、集中百名工人以上的工场还是很少的。

这些为数很少的大工场,就是法国办的“王家手工场”。

在重商主义思想支配之下的法国,是为了增加税收,为了从对外贸易中获得大量金银而开办王家工场的,但在客观上,这些大工场却成了后来法国大工场手工业的摇篮。

在这里,值得指出的是,封建势力是要巩固自己和妨碍资本主义发展的,但法国封建开办王家手工场的结果,却增强了资本主义力量的发展,可见进步的资本主义一定要代替落后的封建制度这个客观规律的作用。

十八世纪时,法国的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有发展。

十八世纪中叶,法国的某些工业中,已开始使用简单的机器,并且出现了一些重要的技术发明,如蒲芬发明的高热熔炉,勒奥缪发明的寒暑表,马格对丝织品生产的改进,赫罗对毛织品染制的改进等等。

加以英国产业革命的影响和先进技术的传播,法国工业家尽力采用或仿制英国的新式机器,1780年以后,法国的工业,特别是纺织工业、化学工业和采矿工业都已发展起来,并且具备了近代工业的意义。

例如纺织工业,里昂的丝织业中有65000名雇佣工人,这在当时是无与伦比的。

奥尔良的纺纱工场中装备了法国自制的英国式纺纱机,这种机器在24小时内可以纺500公斤棉花。

炼铁厂也采用了英国式的熔炉,工人人数也很多。

法国沿海各主要城市如波尔多、马赛、南特、里昂、哈佛尔等地的工业,也各具不同程度的资本主义性质。

可见到十八世纪下半期,资本主义在法国工业中已大大成长起来了。

1716~1789年,法国输出的农产品从3600万里弗增加到9300万里弗,工业品从4500万里弗增加到13300万里弗,殖民地商品从1500万里弗增加到15200万里弗。

于是商业港口迅速发展,形成了波尔多、马赛等大商港和拥有大量资财的工商业家,例如波尔多有个船主波拿斐就拥有三十艘船和价值1600万里弗的家产。

由于工商业的发展,巴黎已成为工商业中心和金融活动中心。

十八世纪初,巴黎已具备大城市的许多条件。

行会制度,只有利于封建国王的榨取,官吏的和行东的垄断,对于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的发展却是很大的障碍。

严格的行规,阻碍了自由贸易,阻碍了生产技术的改进,阻碍了大工业的建立。

因此,在革命前的法国,工业中家庭手工业及城市小生产占据优势。

除行会束缚外,还有封建割据的束缚。

同时,各地的货币制度和度量衡制度也极不统一。

新兴资产阶级对当然不愿长期忍受,而封建势力又不会自动放弃其,这就给即将来临的大革命埋下了一个深刻的根源。

法国农业中资本主义的萌芽,主要表现在农民之间出现的新型关系上。

十七世纪时,法国农民中出现了财产分化现象,互相租地现象,富有者役使无地农民的雇佣劳动现象,以及寄生虫阶级已经分化出来的现象。

不过这种新型关系只是资本主义关系的萌芽形式,真正的富农农场或企业式的大农场在当时的法国农村中是非常罕见的。

1760~1770年间,法国的大封建主开始强占公有土地,有的还实行圈地,驱逐佃农,把耕地变成牧场。

在法国东部地区,有些大地主在十八世纪二十年代以后就已经圈占土地,驱逐佃农,把分散的领地集中和扩大,建立了英国式的资本主义农业,进行大规模的农场经营。

此外也有一些商人和者,购买贵族的领地和庄园。

十八世纪下半期,法国的农奴制度虽说早已消灭,但广大农民-自由佃农、主要是对分制佃农、以及无地少地的贫雇农,还受着沉重的封建剥削和压迫,这就使他们无力改进生产技术和提高劳动效率,使农业生产非常落后。

在这种情况下,农业就不能为工业充足的原料、广大的市场和充分的劳动力。

封建土地所有制及封建剥削,不仅妨碍资本主义在农业中的发展,同时也妨碍资本主义在工商业中的发展。

在这个基础上,农民不断起义,酝酿着大革命的风暴。

法国的资本原始积累也是跟剥夺农民有联系的,但剥夺的主要方法不是英国式的圈地,而是租税压迫。

沉重的租税,迫使无数农民典押和出卖土地,变成分成制租佃者、雇农和赤贫的流浪者。

和英国十六世纪的“血腥立法”相似,法国国王在十六世纪前半期颁布了一系列对付流浪者的残酷法令,迫使走投无路的破产农民成为工资。

还有卖官鬻爵,这是法国国债的特有形式,出卖的主要是司法和财政机关的官位,这些官位使资产者不冒任何风险,不事殖民远征,不怕旁人竞争,而取得比从事工商业丰厚得多的收入。

这些形式,构成法国资本原始积累的一大特点。

其结果是“第一,巨额国债的还本付息,是由提高租税负担而来的,这就使广大城乡劳动群众贫困破产,最后成为工资。

第二,如果说英国积累起来的货币财富多半转化为开办手工工场的资本,那么在法国,这些财富则多半转移到国债方面,成为资本,以致在十六、十七世纪时,法国资产阶级中就已出现了食利者阶层。

第三,国债一方面有利于资本主义经济的成长,另方面又阻碍了资本主义经济成长的速度。

路易十四(1661~1715年)的大臣科尔伯施行这个政策的目的是:鼓励本国工商业,扩大出口、减少进口,以增加国家收入。

在国家的保护措施下,这时法国出现了一支大型的商船队。

作为原始积累的又一种形式的殖民扩张,在十七世纪时也在加紧进行。

法国在北美的加拿大、路易西安纳,在印度建立了殖民地。

通过对外贸易和殖民掠夺,法国积累了相当数量的货币财富。

对殖民地的掠夺也是十分残酷的,单就所谓“贸易”一项来看,在1716~1789年间,贸易额就从3624万里弗增加到32891万里弗,增长8倍以上。

除上述途径之外,法国还通过对欧洲其它国家的侵略政策(例如在路易十四的54年内,有32年在战争中)。

他说:在法国“剥夺是用(与在英国)不同的方法进行的”;又说:“被剥夺者大量流亡的情况以及摧残他们的法律,就其内容而论也是相同的。

”关于法国原始积累与英国不同的独特之点,可以析列如次:法国一部分农民脱离土地,主要是由于封建主侵占了公社土地,由于欠税而用法律手续拍卖了农民土地,由于资产阶级收买了贫农的土地;法国的殖民制度不曾起过如英国的那样作用,例如英国在印度的掠夺。

十八世纪后半期,法国的社会阶级极端尖锐,革命已呈一触即发之势。

在1789年5月的“会议”上,因财政问题发生。

之后,革命的烈火,很快地燃遍了全国,了封建。

可是,人民群众用鲜血换来的胜利,却被大资产阶级所独霸。

在全国不断高涨的革命形势和广大农民不断起义的逼迫下,制宪会议才废除一些不甚紧要的封建特权及封建义务,而对农民迫切要求解决的基本问题,即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和各种封建租税问题,则不予解决。

但没收的土地却宣布为“国有财产”,由国家高价出卖。

对于主要封建义务的取消,制宪会议规定必须通过赎偿,而赎偿条件又很苛刻,赎偿费也很高。

例如,土地赎偿价格竟相当于农民每年应纳租税额的30倍,赎偿须以公社为单位,须先交清以往欠债,在地主同意后方可进行。

当农对这些“恶毒的法令”时,他们竟对农民实行残酷。

大资产阶级的制宪会议,为了保护工商业的自由发展,在1789年8月取消行会制度,建立发明特许制度,废除封建的工商业法规,废除内地关卡,统一度量衡制度,等等。

到1793年6月,作为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民主派的雅各宾派掌握之后,才在颇大的程度上执行了人民的意志,摧毁了封建制度,解决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基本任务。

在土地问题上,1793年6月到1794年5月,先后公布了一系列的土地法令,其内容主要是:没收国王、逃亡贵族及教会土地,由国家分成小块出卖,农民可以在10~20年内分期付清地价,不计利息。

这就使许多农民获得了土地,严重地摧毁了贵族地主的土地所有制。

把二百年来封建领主从公社夺走的土地归还公社农民,由他们自行分配,并规定划分给农民的公社土地,在十年之内不得因债务而将其没收。

法国北部、南部和东部大多数的公社土地,都进行了分配,使几十万农民成了小土地所有者。

完全地、无代价地废除一切封建义务和租税,从而摧毁了法国的封建。

对于雅各宾派的这一政策措施,列宁曾说它是真正革命地摧毁了过时的封建制度。

使法国过渡到更高的生产方式,过渡到自由的农民土地占有制。

封建土地所有制的消灭,为法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扫清了道路。

但是,雅各宾派的土地政策也有其局限性,因为它忽视了贫苦农民的利益。

比如土地不是无代价地分配给农民,而是卖给农民,即使售价很低,赤贫的农民仍然买不起。

同时,没收的只限于亡命者的土地,没有彻底摧毁大土地私有制,这就不可能彻底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

在工商业政策上,雅各宾派虽然限制物价,但同时也限制工资,保留了大资产阶级时期所制订的禁止工人和成立工人组织的条例。

1794年7月27日,反革命的大资产阶级夺取了,实行。

对法国来说,这一革命从根本上消灭了封建制度,解放了生产力,扫清了工商业上的障碍,为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场所。

对欧洲来说,这一革命有力地促进了欧洲的反封建斗争,可以看作欧洲的资产阶级革命。

对全人类来说,它在历史上开辟了资本主义在各先进国家中胜利和确立的时代。

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比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较为彻底,它是法国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它标志着法国资本主义经济由发生时期进入发展时期。

资产阶级革命以后,通过拿破仑广泛的军事侵略及其后的殖民地掠夺,等等,又经历了半个多世纪。

结果,法国确曾积累了相当多的货币财富。

但是法国的原始积累不如英国那么充足,其原因主要有:没有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法国的海上势力不如英国的强,殖民范围不及英国的大;大量财富消耗在战争中,消耗在官廷贵族的荒淫生活及官僚制度的糜费中。

关于自由劳动力的形成,法国也不如英国那样顺利。

资产阶级革命以前,法国是封建的小农制国家,农奴还未全部解放,农民的自由化与无产化并未同时发生。

十七、十八世纪,虽曾发生过圈地运动,但仅限于局部地区,对雇佣劳动者的形成,作用较小。

在城市,封建行会制度一直保存到十八世纪末,也严重地阻碍了雇佣劳动人数的增加和选择职业的自由。

结语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原属于贵族、僧侣的大部分土地都分售给农民,资产阶级和富农买得的国有土地也大部租给农民,这就加强了小农制度,使广大农民固定在土地上,严重阻塞了自由劳动力的来源。


以上是文章"

第二,如果说英国积累起来的货币财富多半转化为开办手工工场的资本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