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撰文/黄仲平出品/每日财报5月27日,融钰集团晚间披露重大资产重

简介: ”撰文/黄仲平出品/每日财报5月27日,融钰集团晚间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以支付现金方式向共青城德伦、欢乐基金购买其持有的德伦医疗67%的股权,其中向共青城德伦购买其持有德伦医疗52%的股权、向欢乐基金购买其持有德伦

“融钰集团转型的目的,深入追究之下,又似乎没那么简单。

”撰文/黄仲平出品/每日财报5月27日,融钰集团晚间披露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以支付现金方式向共青城德伦、欢乐基金购买其持有的德伦医疗67%的股权,其中向共青城德伦购买其持有德伦医疗52%的股权、向欢乐基金购买其持有德伦医疗15%的股权。

共青城德伦、黄招标、黄维通拟作为本次业绩承诺方,对德伦医疗的业绩作出承诺,三年业绩目标分别为:2021年3000万元;2022年5000万元;2023年8000万元。

在此有业内人士向《每日财报》反映,标的公司背靠“医美概念”所以不排除有大批游资资本炒作的痕迹。

跨界并购罕落地 套现才是老本行作为一家以永磁开关及高低压开关成套设备产品和软件产品开发、销售与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融钰集团此次跨界收购医疗企业着实是意料之外。

事实上,纵观融钰集团的过去,意料之外的并购操作只是其风格的一面而已。

融钰集团的前身为永大集团,成立于1993年。

永大集团主要生产永磁电开关产品,2011年上市,2014年大股东股份解禁后,吕永祥借股价走高不断减持套现,并在2015年底“卖壳”,将所有持股转让给汇垠日丰。

《每日财报》通过详细梳理,统计发现吕永祥家族在2015年通过这套资本运作共计套现67.64亿元,套现当年的公司营收仅仅为1.4亿左右。

在尹宏伟的操盘下,融钰集团曾试图转型互联网金融,2015年年底,永大集团趁着当时互联网金融的火爆,投资30亿收购了互金公司海科融通,这家企业从2013年至2015年平均年盈利是-1000万左右,次年年中收购互金公司海科融通失败后永大集团又立刻并购了北京联合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对价为23亿至28亿。

2016年11月和2017年1月,融钰集团先后以2.5亿和4600万元的对价,收购了江西智容和上海辰商,形成的商誉高达2.69亿。

2018年,融钰集团公告披露的与“假央企”中核国财战略合作相关信息涉嫌存在误导性陈述,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受证监会并最终被处罚。

后伴随着当年对骏伯网络并购失败,融钰集团的股价不久之后就彻底了。

再回到此次对德伦医疗的收购上,融钰集团称其现有业务规模较小,盈利能力无法较好满足持续发展的需要,亟需整合盈利能力较好的优质资产,促进长远健康发展。

标的所在的口腔诊疗服务行业前景良好,市场潜力巨大,收购标的资产将有利于融钰集团开拓新的业务空间,优化产业布局,构建新的盈利增长点,进而增强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话虽这样说,可是面对德伦医疗截至去年的净资产-5178万元的数字来说,我们似乎又看到了熟悉的”剧本“。

首拓融汇将通过汇垠日丰间接控制融钰集团23.81%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汇垠日丰仍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首拓融汇的实际控制人解直锟成为实际控制人。

不断更替的管理层,也暗示了并不乐观的业绩。

其他具体营收如下:(融钰集团2020年营收情况,来源:年报)主要产生营收的子公司包括吉林永大电气开关有限公司和智容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融钰集团2020年年报发布后,外界对其提出了诸多质疑。

其次,在年报报告期期初和期末,融钰集团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0.75亿元和1.94亿元,银行存款余额分别为0.71亿元和1.92亿元,而报告期内实际产生的利息收入仅为47.96万元,与可能产生的利息收入存在较大差距,存在资金被挪用的嫌疑。

第三、融钰集团2020年应收账款账面期末余额为6344万元,占2020年度营业收入55.48%,其中一年以上账龄的应收款项占比达51.48%,已计提坏账准备1221万元,占比19.25%,应收账款余额占收入比重明显不合理。

上个月,监管部门就以上投资者关心的几个问题对融钰集团发出了问询函。

除了以上质疑之外,监管部门还提出了其他现金支出占经营活动现金流比例过高、计提坏账准备金额是否合理、历史纠纷的进展情况等诸多问询。

而对监管部门提出的诸多质疑,本应在6月2日做出相关汇报及必要的披露,融钰集团却在截止日期时发布了无法按期做出回复问询的公告。

在当前处于重大资产重组交易期间,无法详实准备、按时回复监管部门的问询,自然会动摇投资者的信心。

纵观融钰集团上市的历史,少有的并购成功案例以及一如既往的套现风格,相信换位的管理层们也是一笑了之吧。


以上是文章"

”撰文/黄仲平出品/每日财报5月27日,融钰集团晚间披露重大资产重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