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呀股票网

时至今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涨至接近18万元/吨

简介: 时至今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涨至接近18万元/吨,而磷酸铁锂也涨至7.5万元/吨左右。

不过,受疫情冲击、海外矿场停工停产等因素的影响,制备磷酸铁锂正极材料所需的碳酸锂价格今年出现暴涨,这对磷酸铁锂企业带来了成本上涨的压力。

在此背景下,靠磷酸铁锂“发家致富”的湖南裕能拟通过IPO募资大幅扩产,以产能规模提升对冲成本上涨压力,能否实现毛利率的稳定增长?

产品单一,毛利率波动明显从招股书披露的主营业务毛利构成来看,报告期内,湖南裕能磷酸铁锂业务是毛利贡献的主要来源,分别占各期毛利总额的99.76%、102.78%、102.77%和98.48%。

从毛利率构成来看,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报告期内湖南裕能主要产品磷酸铁锂毛利率存在较大幅度波动,导致综合毛利率同向变动;另一方面,湖南裕能产品结构也影响了综合毛利率变动,2019年湖南裕能新增三元材料业务毛利率为负,对综合毛利率变动产生了负向影响。

近三年及一期,磷酸铁锂收入占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超过95%,因此,磷酸铁锂业务毛利率变动对其综合毛利率变动的影响较大。

而三元材料业务毛利率持续为负,主要原因是湖南裕能的三元正极材料新产线于2019年下半年正式投产,产量规模尚未释放,三元正极材料业务负担的人工、折旧费用等固定成本较高,导致三元材料业务毛利为负。

主要是因为湖南裕能采用的高温固相法工艺路线,在高压实密度性能方面具备天然优势,同时兼顾了高容量、高稳定性等性能,因此价格有优势。

同时,相较于液相合成法,湖南裕能高温固相法工艺成熟度高、能耗相对偏低且环保压力较小,使其在直接人工及制造费用等方面具备一定的成本优势。

在新开拓的三元材料方面,湖南裕能该业务毛利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

主要是因为产量规模尚未释放,三元正极材料业务负担的人工、折旧费用等固定成本较高,导致三元材料业务毛利率为负。

三元材料收入占湖南裕能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较低,对湖南裕能综合毛利率影响有限。

原材料价格大涨,毛利率或波动下滑从行业发展来看,湖南裕能毛利率变动的主要因素包括市场供需变动、直接材料成本以及自身的产能规模等。

不过,随着宁德时代CTP技术以及比亚迪刀片电池技术等新技术的推广应用,磷酸铁锂电池的性能大幅提升,成本优势进一步凸显,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明显提升,湖南裕能磷酸铁锂产品销售量和毛利率也有所提升。

2020年初,新冠疫情短期抑制了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销量增速放缓,湖南裕能的毛利率有所降低。

2020年下半年以及2021年一季度,受多款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热门车型带动,以及宁德时代等头部电池企业扩产,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需求旺盛,湖南裕能毛利率有所提升。

市场需求旺盛能带动销量增长,不过,对于上游材料企业而言,直接材料成本才是影响毛利率变动的关键因素。

报告期内,湖南裕能购买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均超过70%,是其成本的主要构成部分。

2020年及2021年1-3月,无水磷酸铁、碳酸锂及磷酸的合计采购额约占湖南裕能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80.12%和74.04%。

时至今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涨至接近18万元/吨,而磷酸铁锂也涨至7.5万元/吨左右。

在碳酸锂和磷酸铁锂价格价差大幅拉大的情况下,由于原材料成本占湖南裕能产品成本的比重较高,所以在主要原材料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的背景下,湖南裕能未来的经营业绩可能产生较大波动。

2018年、2019年、2020年和2021年1-3月,湖南裕能也在积极扩产,按月度加总计算的磷酸铁锂年产能分别为0.53万吨、1.42万吨、2.94万吨和1.08万吨。

整体来看,湖南裕能面临着原材料大幅涨价以及市场供需变化等方面的影响,因此近三年出现了毛利率方面的明显变动。

但随着原材料价格的大幅变动,加之高毛利率的三元材料产能未能释放,未来依靠磷酸铁锂单一产品产能扩充能否维持产品毛利率的稳定仍需打上问号。


以上是文章"

时至今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涨至接近18万元/吨

"的内容,欢迎阅读哈呀股票网的其它文章